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yrshi500122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似梦非梦 · 似醒非醒  

2013-08-14 21:43:39|  分类: 沟通交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近日,我在大同家园又欣喜地看到了一篇佳作《追梦 · 圆梦》,作者是大同中学六六届初三八班的才女高美馥。
        如今花甲之年的她,在回忆追梦往事,期待圆梦之旅时的心情,仿佛十八岁的少女,复活的青春激情洋溢,深深地感染了我,引起我的共鸣,勾起我的回忆。
      《追梦 · 圆梦》带我穿越到1966年8月。那年我曾做过和她相同的梦,有过相似的经历。记得初中毕业时,“一颗红心,多种准备”是我们的选择,而我在填写升学志愿表时,新疆是我唯一的选择,三个志愿我全部填新疆。为何我对新疆情有独钟?此话还得从我母亲说起。
        我母亲是位里弄干部,1949年上海刚解放就义务投身里弄工作,1956年入党,几十年如一日,与党同心同德;热爱里弄工作;关心群众生活。曾多次获得全国三八红旗手、上海市优秀里弄工作者等光荣称号。
        1963年上海第一次动员社会青年支援新疆建设,当时不少人顾虑新疆路远,怕生活艰苦,都不愿意去,工作很难开展。那时我母亲担任党支部书记,她想到自己是党员,要以身作则,带头响应党的号召,只有这样才能动员更多的青年报名,完成党交给的任务。于是,她从街道党委开会回来,积极做家庭思想工作,动员高中毕业的大女儿放弃学校保送上大学的机会,报名去新疆。由于我大姐学习成绩好,又是团支部书记,班主任多次上门要求母亲让女儿考大学。可是母亲十分坚决地对老师说:“大学是需要知识青年,但新疆更需要知识青年,我是党员,更要带头响应党的号召,让女儿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。”在我的记忆中,大姐从小酷爱读书,学习很用功,在家里经常看到她与成绩好的同学温课,也为成绩差的同学补课。在母亲的动员下,大姐含泪放弃了上大学的梦。当时正在读初中的二姐看到姐姐哭,出于姐妹情深义无反顾地报名,坚决要求陪同大姐第一批奔赴新疆,终于如愿以偿,到了农一师。不久,大姐入了党,当了排长;二姐入了团,组织上送其到塔里木农垦大学读书,与著名演员石筱英的儿子石磊是同班同学。那年,她们到新疆后的情况和母亲送女到新疆的事迹还登报宣传,次年母亲随同上海市代表团赴新疆慰问上海知青。
        1966年,当我初中毕业面临升学考的前夕,母亲又动员我去新疆农三师,由于二个姐姐已为我做出了榜样,加之学校的宣传。正如高美馥所说,那个年代的青年人内心充满了理想和对未来的憧憬,都是热血青年,我和班级不少同学一心想到新疆去。经回忆核实,我班陆小莉、周惠珍、栾嘉玖、黄蓥生、 范守霖、童蒙圣和我一起到我母亲所在的小东门街道报名去新疆。据童蒙圣回忆他曾在校广播台读过决心书的,还胆小害怕呢。我连出发行李都准备好了。记得堂哥送一套毛泽东著作选集甲种本和乙种本给我,如获至宝呢。可是一场突如其来的文化大革命粉碎了我们要去新疆的美梦,学校将我们转到地区的材料索要回来,要求我们留校参加文化大革命。
        谁料十年浩劫,人格扭曲、黑白颠倒、是非混淆,彻底搅乱了人们的思想,改变了价值取向。
        文革初期,批斗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,我母亲连七品芝麻官都不是的里弄支部书记,也不例外地受到冲击,家里所有人都想不通。当陈老师上门诉我毕业分配到长兴岛农场的消息,与我家一板之隔的后楼邻居听了很气愤,出面与陈老师评理,外婆一反当年支持两个外孙女到新疆去的态度,竭力反对我去农场,并不顾年老亲自走访上山下乡接待站,我才得以留在上海。
        后来文革中发生的一系列事情,让我迷惑不解,为何如此?
        1968年毛主席一声号令,全国掀起了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。我妹妹也是1700万知青中的一员,一片红分配到安徽军垦农场。随后,各地又演绎了一幕幕知青大返城的闹剧。究竟是悲还是喜?
        联想到当年满腔热情到新疆去的上海知青,不少人瞒着父母,偷户口本报名,争着要去新疆。八班杨钜舰的大姐就是这样到新疆农七师的。然而,在新疆经历了多年艰辛的磨难,最终大批人选择离开,在乌鲁木齐集会争着要回上海。此情此景与钱钟书所著《围城》何其相似,围在城中的人想突出来,城外的人想冲进去。
        为此,我常感叹老三届是在特殊年代下被催生的特殊一代,有着特殊的经历、梦想与困惑。
        跌宕的经历,使最终的人生目标与在校求学时的梦境相去甚远。
        放飞的梦想,追求的是人生的理想与目标。有梦的人生是精彩的,无梦的人生是空虚的。然而,人生的遗憾在于追梦之路何其坎坷,圆梦之时遥遥无期。自问我们人生中曾经有过的梦想实现了多少?
        难解的困惑,源于我们曾经是大同学子,烙下的是大同印记,传承的是大同精神,梦想的是做大写的人。然而,与身处当今“物欲横流、金钱至上”的生存环境,常会发生价值理念的碰撞,难以适应,不甘堕落,乃至内心清醒与困惑的交织令人纠结,乏人指点迷津。真可谓往事似梦非梦,当下似醒非醒。也许待我渐渐老去,才会慢慢知道:人生,总有许多坎坷需要跨越;岁月,总有许多遗憾需要弥补;生命,总有许多迷茫需要领悟。
        我在穿越的恍惚中,拟就此文,停笔掩卷,难以释怀。久久回味着鲁迅先生的一首诗《题彷徨》,其中写道:“寂寞新文苑,平安旧战场,两间余一卒,荷戟独彷徨”。如今夹在中间独自彷徨的,也不再是鲁迅,恐怕是我们这一代人吧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0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